首页 »

为什么欧洲宇航员们要学中文?

2019/9/11 20:46:44

为什么欧洲宇航员们要学中文?

当马提亚·毛雷尔报名与中国宇航员一起参加海上生存训练时,他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形。“太美好了,很放松,”这名来自德国的欧洲航天局宇航员说,“我漂浮在救生筏上,仰望天空——我只需要来点音乐,就会有种在夏威夷度假的感觉。”

 

这段难忘的经历发生在去年。当时,毛雷尔和他的同事一起在中国烟台附近的一座航天中心参加培训。“两周时间里,我们和中国宇航员一起训练,住在同一栋楼里,吃同样的饭菜,这是一种非常难忘的体验,”毛雷尔说,“这与我在美国休斯顿的训练完全不同——当时我租了一间公寓,每天只在进行培训的两三小时才会见到我的同事。”


        
英国广播公司(BBC)称,尽管各国航天机构都会开展类似的团队建设训练,以帮助宇航员加强合作,但中国采取了一种更“基本”的方式。“中国宇航员甚至一起度假,他们彼此非常了解,感觉就像兄弟姐妹,”毛雷尔说,“当我们住在那里时,我们觉得被一个大家庭热情接纳。”

 

宾至如归,只是毛雷尔的部分“惊喜”。当他参观神舟飞船,并进行模拟飞行时,“飞船尺寸让我惊讶,”毛雷尔说。它的直径比俄罗斯联盟号飞船要大,舱体高度更高,许多硬件设备也更为先进。例如,如果太空舱在海面着陆,神舟飞船的设计能让宇航员在出舱前将太空服换成救生服的流程变得更容易。“空间很大,甚至还配有可充气救生筏,这是联盟号上没有的。在俄罗斯进行海上生存训练时,你必须直接跳入水中,没有船——那非常寒冷,而且更加困难。”

 

BBC称,神舟飞船设计搭载人数为3人,外形与联盟号飞船有几分相似,但联盟号诞生于太空时代的黎明时分,围绕一个火箭设计,至今已服役50年,而神舟飞船显然更属于21世纪。2003年,神舟飞船首次载人进入近地轨道,也让中国成为继苏联/俄罗斯和美国之后、世界上第三个独立开展载人航天活动的国家。

 

事实上,这并不是毛雷尔第一次来中国。自2012年起,位于德国科隆的欧洲宇航中心便开始与中国载人航天项目建立起联系。一年后,毛雷尔访问北京训练中心,参观了中方的设备和模拟飞行器。2016年,中国宇航员参加了欧洲航天局的一次常规探险活动。

 

“这不失为一种精明的举动,”BBC称,在与美俄保持紧密合作的同时,欧洲已把中国这个新兴太空大国视为载人航天领域的重要搭档。毛雷尔说,和其他欧洲同事一道,他一直在学习普通话,“学得不错,但有待提高。”

 

英国《卫报》称,中国计划于2023年发射首个全尺寸空间站,今年晚些时候将启动月球背面的机器人探测任务。最近,中国与联合国外层空间事务办公室签署了一项协议,将向国际社会开放中国空间站。这个项目可能类似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苏联的“跨宇宙项目”,当时来自同盟国(包括蒙古、古巴、阿富汗和叙利亚)的宇航员都有机会飞赴苏联的空间站。“我的理解是,任何一个想让宇航员执行飞天任务的国家都可以通过联合国与中国取得联系,”毛雷尔说,“不仅是欧洲人,还包括目前没有载人飞行项目的发展中国家。”

 

“欧洲在这场比赛中处于领先地位,”BBC称,未来数月,欧洲宇航员将开始在中国空间站进行训练,希望其中一名宇航员能在几年之后的飞行任务中担任副驾驶。“在联盟号上,左边的座位是副驾驶,所以我们向中方表达意愿,想要得到左边那个座位,”毛雷尔解释说,“他们说,‘好,没问题’……我们觉得这太容易了,直到我们意识到,在神舟飞船上右边的座位才是副驾驶。”

 

毛雷尔希望,自己能在2023年前后成为首批飞赴中国空间站的外国宇航员之一。眼下的问题是,从长远看,当太空大国都把目光投向近地轨道、月球甚至火星时,它们究竟应该继续竞争,还是最终携手合作?美国《新闻周刊》指出,按照美国法律,美国航天局被禁止与中国开展合作——包括国际空间站项目。鉴于美国现任政府的外交政策,短期内不可能解禁。

 

“我们需要找到这个星球上所有的合作伙伴,我们需要最好的技术,”毛雷尔说,“欧洲航天局本身就是23个成员国之间的合作平台,我们说多种语言,我们有跨文化意识,我们知道如何将伙伴团结在一起,所以我们是把中国带入国际太空大家庭的完美粘合剂。”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