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提前祝贺希拉里“当选”,蔡英文为何如此担心特朗普当美国总统?

2019/9/11 20:46:44

提前祝贺希拉里“当选”,蔡英文为何如此担心特朗普当美国总统?

 

共和党人、商业大亨、政治素人特朗普当选美国下任总统,让在台北的民进党当局大跌眼镜。过去几个月,与全世界大部分人一样,台湾当局也把宝都押在了希拉里·克林顿身上。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甚至在今年初,也就是美国总统初选打得火热之时,送给希拉里三只小猪的图画并写上祝语“加油!当选!”

 

 

出现如此倾向明显的动作就可以解释,为什么民进党在选举结果揭晓前对特朗普的外交政策、核心团队都知之甚少。岛内媒体的段子是,“‘政府’只知道川普(特朗普的台译)的老婆、女儿很重要、很漂亮。”

 

玩笑归玩笑,如今“不走寻常路”的特朗普将领导美国下一个4年,这对美台关系将有何影响?理性的判断是:作为制衡中国大陆的一枚“棋子”,只要中国大陆经济社会稳定的大局不变,只要中美关系保持稳步发展,那么无论谁入主白宫,美台关系都不会发生“质”的变化,当然,在“量”上或许会有所调整。

 

而这个所谓的“量”,如今看来有三个主要指标:第一,台湾希望参与《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的第二轮谈判;第二,美国对台湾的所谓“安全保证”;第三,美国对台湾售武议题。后面两个是华盛顿的历史遗留问题,每任美国总统都会遇到,而TPP谈判倒是一个新议题。

 

对于民进党当局而言,加入由美国、日本、澳大利亚主导的TPP,以此进入大陆以外的市场,是其扩展海外空间、摆脱大陆“磁吸”效应的重要手段,这也是蔡英文为何在“5·20”就职演说、“双十”演讲中都提到TPP的原因。

 

可问题是,特朗普在竞选期间,偏偏宣布要退出TPP。如果协议最后真被这位新总统束之高阁,那么民进党的“如意算盘”就将付之东流。即便有涵盖中国大陆、日本和东盟国家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来填补TPP所遗留的空白,但在当下两岸的政治环境下,台湾地区想加入恐怕也很难。

 

当然,即便特朗普把协议内容进行调整,最终放行TPP。台湾媒体判断,按照其重商的性格,可能会把对美国有利的部分,比如知识产权、数字贸易等内容保留下来,对就业机会与利益分配等问题进行调整。

 

因此,民进党当局担心,台湾加入TPP的努力,结果换来与“新南向政策”差不多的结局。无论是TPP最后黄了,还是竖起贸易保护主义高墙的新协议,都会关小台湾产品进入美国市场的大门,促使台商转向大陆方向靠拢,台湾与大陆的贸易纽带将更为紧密。

 

至于后两项议题,也就是美国对台湾的所谓“安全保证”以及军售,尽管今年7月通过的“2016年共和党党纲”中首度列入“对台六项保证”,称美台关系将持续基于《与台湾关系法》和里根总统于1982年给予台湾的“六项保证”,但在考虑现实利益时,党纲对非典型共和党人特朗普而言,约束力或许并不大。

 

长期以来,台湾与美国套交情的关键词就是双方拥有“共同价值理念”。而台湾学者曾对两位美国总统候选人做过比较,希拉里更多的是从意识形态角度对大陆产生敌意,试图以台制华,而特朗普更多的是从贸易、商务、航行自由等实用主义层面对大陆提出要求。一般而言,意识形态分歧是根深蒂固的,而经济利益需求是相对弹性的。基于此,民进党方面担心,一旦美台经济交流不符合美国利益,商人出身的特朗普是否会调整美台关系,甚至进一步调整美国、大陆、台湾的三边关系架构。

 

当然,对于蔡英文当局而言也有一个好消息。原本华盛顿铁杆小兄弟的菲律宾忽然变天,新总统杜特尔特采取的“亲中远美”政策,让美国在亚太的“第一岛链”出现缺口,而特朗普也强调关注东海与南海的“通行自由”,从这个角度而言,台湾的战略地位有望进一步获得美方重视。然而,事情总是有两方面的,在竞选过程中,特朗普表示未来施政理念会更倾向于“安内”,也就是做好美国自己家的事,换言之,就是要求美国的盟友们自己承担更多的责任。

 

至于美国对台军售,这就是美国对台提供的“安全保证”,同时也是一大笔“银子”,特朗普看在钱的面子上也不会中断。那么问题来了,蔡英文当局如今提倡的防务工业自主的政策,是否又与美国的商业利益背道而驰呢?

 

从上述几点来看,特朗普当选,对民进党当局而言真不是个好消息,当然,特朗普的大框架还是在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和《与台湾关系法》之间闪转腾挪。还有一个因素不能忽略,就是美国国会中的亲台势力,也就是所谓的“台湾联机(Taiwan Caucus)”,目前他们有20名参议员、137名众议员。经历此轮议席改选人员“有进有出”后,亲台议员人数还基本保持不变。这批国会力量往往是推动政府“亲台”的重要力量,即便一向“特立独行”的特朗普,一旦进入体制内,依旧会被国会的力量裹挟往前走。这也就是为何美国大选结束后,蔡英文当局马上要求台湾在美机构做国会工作的原因。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项建英(编辑邮箱:shzhengqing@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