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为招待领导,湖南一学校教室改KTV,光明网评:真亏下得去手!

2019/9/12 2:26:09

为招待领导,湖南一学校教室改KTV,光明网评:真亏下得去手!

日前,《中国纪检监察报》一则不长的消息,引发颇多关注:湖南省宁乡县虎山特殊教育学校为招待上级领导,将活动教室临时改成唱歌场所,还让年轻老师陪唱陪舞,造成不良社会影响,有关责任人受到严肃处理,该县要求各单位以虎山学校为反面典型进行警示教育。

原本在公告里捎带一提的细节,却被不少网友迅速捕捉,还被不少网站做成了新闻标题。近些年大规模地反腐,揭开了不少官场丑态,公众对一些“奇葩贪腐”已有一定免疫。但不得不说,相形之下,教室改KTV、让年轻老师陪唱陪舞,这一出实在是太过有想象力,令人一经过目便刻骨铭心。

公告不长,寥寥几笔,却勾勒了一幅宛在眼前的荒诞场面。事发学校是一所面向残疾少年儿童的特殊教育学校,据其官网介绍现有三类残疾学生近百人,8个教学班,教职员工24人。学校招收6至14周岁残疾儿童,提供九年义务教育和职业技能培训。由此,荒诞的画面感油然而生:一边是需要救助的残疾儿童,另一边却是上级领导和年轻老师的莺歌燕舞。如此场景,如此作为,这所学校如何下得去手?

同时,这所学校向上级领导献媚,是“自选动作”,还是不得不为,也是颇值得考究的。到这里调研的上级领导,对于这样的荒唐举动,是坦然笑纳,还是严词拒绝,还是几次三番半推半就?上级领导对该学校状况当有相当了解,他们在教室KTV里,又是如何张得开嘴、迈得开腿的?

俄国作家果戈里曾写过一部讽刺剧作《钦差大臣》,剧中一个山寨的所谓钦差大臣来到俄国的某个小城市,却引发了当地各色人等百般无耻的献媚。如今对照着新闻,可真有一拍即合之感。可惜剧作是虚构的,公告里的新闻是实际发生的。这件事提醒我们,即便在反腐高压下,种种丑态也可以以种种奇形怪状展现出来,作风建设远没有到可以歇口气的时候。

不知道上级领导到该学校去,是何种名义,调研还是检查?当学校以荒诞的形式来应付上级,是否意味着这种检查、调研本身也沦为了形式主义?类似事件也曾发生过,2016年有媒体曝出,孝感市大悟县金山中学安排一百多名学生“配合”老师完成了一场贫困生补贴发放“仪式”:学生在配合进行拍照、签字等程序后,将补助金原物奉还。据说其目的也是为了应付上面检查。如果检查、调研,可以异化为唱唱歌、跳跳舞、看看照片,那就当从制度层面思索,怎样形成对检查的检查。检查、调研之所以变成作威作福,其症结当在上级单位对评价话语的垄断,三言两语就可将之褒之上天、贬之入地,同时,下级单位又可借献媚讨好来掩盖问题,缺乏监督与多向度评价,那么下级无所不用其极地应付上级,也就不难理解了。

唯有当制度网格密不透风且处处带电,自然教室改KTV、年轻老师陪唱陪跳这样的想象力才会无从施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