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跨国过继

2019/9/12 17:18:22

【读书】跨国过继

 

这封信在初三家长群里狂转。

 

海萍看了三遍,发现自己一点也没生这个叫李想的男生的气,虽然他把自己的女儿带进了这一场风波。

 

首先是这信写得确实有才,才初三呢,词汇量、思维,以及老练,天晓得从哪里学来的;其次是很理想化,文字里的心思像嫩乎乎的葱苗,看着就可爱;再次是它简直写出了海萍的心声。

 

海萍虽然欣赏,但没敢和女儿说起任何与此风波有关的话题,毕竟快到中考冲刺的关键时段了。只是那嫩乎乎葱苗一样的文字里的气息,在海萍心里绕了好几天。海萍相信这所中学的其他家长,连同任课老师的心理可能和自己差不多,因为作业一下子少了,再有就是,傍晚时分陪着中学生在附近操场上争分夺秒地散一下步的家长多起来了。

 

散步的人们中也有海萍和朵儿。

 

朵儿一定觉得这很可笑,因为她知道过几天作业一定又会多起来的,过几天吃完饭就得赶作业,过几天教室后墙又会挂起中考倒计时刻表。她瞥了眼海萍,她小心翼翼回避和自己谈李想的样子让她觉得很搞笑。操场上也有其他同学在走。海萍和朵儿突然听到有人对着空旷的足球场在喊叫:

 

“我想放假,我想看电视!”

 

好多人都笑了。接着一些人也跟着喊:

 

“我要放假,我要看电视!”

 

声音像波浪,夹杂着笑声在夜空里回荡。朵儿趁着夜色,也跟着叫了一声:我要放假。

 

然后小女孩一边笑一边在操场上跑起来,她像小鹿一样跑着,回头对妈妈说,大肥肥,跑呀。

 

海萍看见宝贝越过了前面跑道上的人,越过那些笑声和喊叫,海萍听见她在那头喊,我要看《 哈利·波特 》《 泰坦尼克号 》。

 

今晚的月亮又黄又大,后来朵儿惦记着作业还没做完,要回家去。

 

海萍跟在她的后面往小区方向走,深秋天的晚风有些冷了,女儿小小的背影缩了一下脖子。海萍想她刚才跑疯了,出了汗,现在风一吹会不会有点冷。她把手伸向女儿的头颈,汗津津的。月光照着母女俩,从地上的影子看过去,女儿这一阵长高了不少。海萍想起方园这些天在打探留学的事,心里像被暖风吹了一下。她想,如果有戏,哪怕考上重高,咱也不读了,早点走算了。

 

今天海萍朵儿出门散步的时候,方园坐在电脑桌前与美国的方芳QQ聊天。

 

方园:你那边很早吧?

 

方芳:是的。又看了几所质量好的私立中学。

 

方园:如何?

 

方芳:开车出去大都两三个钟头的车程,学费都在每年五六万美元左右,挺贵的,不过是住校的,质量真的很好,我去看的都是质量好的学校。

 

方园:OK。

 

方芳:住校比较好,主要是有语言环境,而且还比较安稳。住在我家不现实,每天上学放学3个多小时的车程来回,不现实。

 

方园想,不住你家里,那就意味着学费要40万人民币一年,而无法省去其中20万元住宿费,这样4年高中下来,就160万元,虽然自己手里的一套余房可以卖到150万至190万元,加上家里的一些存款,好像可以去试一下,但问题是接下来的4年大学怎么办?如果小孩能住妹妹家里,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更何况,住妹妹家里,朵儿身边就有了亲人,自己更放心。

 

所以方园不死心,问:那么距离你家近一点的学校有没有?

 

方芳:有,但是公立中学,外国人不能入读。

 

方园:那么,差一点但离你家近一点的私立学校有没有?

 

方芳:可能有,但一定不是最优质的,因为周围的朋友没人提及它们,呵,我就不明白了,差一点的私立学校你也愿意让她去?

 

方园:这样至少可以成行。

 

方芳:但我无法接受,我不同意这个。

 

方园:?

 

方芳:让朵儿读差一点的学校,我觉得这不负责任,至于是否入住我家,这其实是次要问题。

 

方园觉得有些说不清了。

 

方芳:你让我帮这事,我得对孩子负责。

 

他打字:先去差一点但近一些的私立学校,以后看不行,还可以转校的。

 

他心想,这近一点的学校真的很差吗?我们也未必要去最好的。

 

方芳回复:我不认同为了住我家,可以冒险去读差的学校,只为了省那一半住宿费,你那么多钱都花了,为什么还要省这点?

 

方园:这你还不明白,我们没那么多钱。

 

方芳:你可以卖掉房子的,这两年国内房价不是很高的吗?

 

方园:房价都快跌了,再说,现在就卖掉,以后大学怎么办?如果可以晚点卖房,也就为读大学留了一点余地,谁知道以后经济情况怎么样。

 

方芳:你不该想那么远,以后的事以后说吧,先解决现在的,现在需要的是去读好一点的学校,好一点的学校得住校。住校是有好处的。

 

方园的脑袋里在嗡嗡旋转。他回复:房子我会卖的,但现在如能留下,我想先留下,先住你家,只是想让你帮助省一点住校费用。

 

他接着又马上打字:住你家里,有自家人在,我放心些,她还小,需要一个文化上的过渡。

 

他还打字:生活费我会付给你的。

 

方芳在那边觉得这头的麻线怎么也绕不清。她打字:即使住校我也可以周末去看她的呀。

 

她打字:住我家本来没问题,但这边的米娜在读十年级,两个小孩上学放学我接不过来,照顾不过来,所以最好等米娜毕业了,朵儿再来。

 

方园:等米娜毕业了,朵儿已经高三了。

 

方芳:那么让她高中毕业了再说吧,那时出来可能更理性些。

 

方园:我知道理性,但如果这次考不上好的高中,在这里读的也是差的学校。

 

方芳:嗯。

 

方园:普高职高学风不佳,高中没学好的话,到那时留学读什么?

 

方芳:那么现在就让她冲一下国内的好高中吧,这更现实。

 

方园:?

 

方芳:冲冲吧。

 

方芳:对了,这事你不用和爸妈交流太多太细的。

 

方园:?

 

方芳:他们啥都不懂,别让他们瞎操心瞎出主意,这对老人的身体不好。

 

方园:知道了。

 

那只小企鹅间歇性地跳跃着,一丝一丝的焦躁在隐约而来,一句赶一句的言语,穿越着大洋和天空。对方园和方芳来说,他们正坐在各自的逻辑之上,就像坐在两团不同风向的云中,无法对接,这是因为奔往的方向不同,于是有了情绪的波澜。

 

正说着,海萍和朵儿回来了,方园赶紧下线。他问了一句,外面没下雨吧?

 

海萍说,怎么会下雨?

 

朵儿开始做作业,海萍在为她准备明天的课间零食。方园盯着电脑在发愣。他回头看着那张专注的小脸,台灯光在她脸上洒下一层柔软的光晕,一缕头发遮在她的眼前,她有时在飞快地写着,有时在发愣。他想,加油,加油,不去那边算了。

 

楼上的吴佳妮,有一天来敲海萍家的门。

 

她问海萍,听说你老公在市公安局有一个老同学,想请他帮助打听一个事。

 

海萍说,是有个初中同学,当了副局长。

 

吴佳妮笑了一下,说,就是想了解一下小孩子的过继问题。

 

过继?

 

吴佳妮注意到海萍张大嘴,明显被镇了一下。

 

是的,过继,就是让小孩子认父母的兄弟姐妹为爸妈。

 

谁过继?海萍问。她觉得自己的反应有点强烈,就笑道,过继这事我知道的。

 

吴佳妮看见她的手里还拿着一只香菇,估计刚才在准备烧晚饭。吴佳妮咬了一下嘴唇,说,我想把琴琴过继给我姐姐。

 

海萍说,这应该可以的吧,在法律上。

 

吴佳妮摇了下头,说,现在好像不太好办,要有理由,尤其是孩子父母都健在,也就是好端端的,就好像不太给办。

 

这下轮到海萍傻了,说,是啊,好端端的,为什么要过继?

 

她问完就觉得自己有些多嘴。这楼上的这位情况有点复杂。

 

吴佳妮没回答她的话。她只是说,我开始还以为挺容易,没想到这事挺麻烦的。

 

海萍说,我让方园去问问看,但估计你多少总得有个理由,为什么要把女儿过继给别人。

 

吴佳妮轻摇了下头,说,问题是,确实没说得上台面的理由,其实就是想让琴琴去美国读书。

 

海萍说,读书也不一定要过继啊。

 

吴佳妮抚了一下头发,神秘地笑了一下,说,过继了就可以去那儿读公立中学,学费就很少了。

 

海萍一下子明白了。她想,哦,真聪明。

 

她吃惊的样子,让吴佳妮高兴起来。吴佳妮说,否则我们读不起,美国私立学校像我这样的怎么读得起。

 

海萍说,真是好办法。

 

吴佳妮说,这就需要过继,算作我姐姐的孩子,但这个理由我们这边是不会同意的。

 

海萍说,那当然,你总不能说为了读书,女儿连亲妈都不要了。

 

她们站在门边,一起大笑起来。

 

她们都觉得这事让人兴奋,虽然不可思议,但逻辑上又隐约觉得可行,所以来劲。

 

海萍答应让方园去向老同学打听一下,看看可以找什么理由,实现跨国过继。

 

方园回来后,听了这事,惊得嘴巴都张大了。

 

小女孩朵儿在边上听了几句过去,想着琴琴这些年与她妈相依为命,现在却要换个妈了,心里就有怪怪的感觉,于是就非常好奇,不停地追问海萍为什么。

 

海萍告诉小女孩明天可别傻乎乎地去问琴琴这事,也别对别的同学说。海萍说,人家只是说说而已。

 

朵儿突然说,琴琴要是换了个爸妈,那么她亲爸同意吗?

 

朵儿这话好像让这屋子里的灯突然暗了一下。

 

有那么一刻,三个人奇怪地看了彼此一眼,大家都想到了那个胖男人。

 

未完待续……

 

(注:《小别离》由作家出版社出版。本栏目版权归上海观察所有。不得复制、转载。栏目编辑:许莺 编辑邮箱 shguancha@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