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惊呆了!遇见绿色丹麦

2019/9/12 19:15:19

惊呆了!遇见绿色丹麦

 

一、 开宝马送垃圾

 

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住进第一家酒店,一进屋就看到一个别样的垃圾桶:黑色的垃圾桶里装了两个小桶,一个绿色,一个红色。再细看,黑色是装废纸类的,绿色是装残余食物类的,红色是装其他类的。当时就感慨,都说丹麦垃圾处理得好,原来真的是从源头做起啊。

 

哥本哈根酒店的垃圾桶

更惊讶的是在丹麦第三大城市欧登塞的垃圾收集中心,我们参观时,正好看到一个五六十岁的人来送大件垃圾,再细看,开的是一辆宝马车,车后面挂了一个拖车,车上装着废纸箱。他正把这些纸箱放进指定的收集箱内。
一问,才知道,在欧登塞,每个家庭有两个垃圾桶,一个放纸类垃圾,一个放厨余类垃圾,危险类垃圾如废旧电池等,要专门装袋放在垃圾桶上面,会有人专门收走。大件垃圾如纸箱、电器等怎么办?不能随便丢弃,会罚款的,业主得亲自送到垃圾收集中心。这才有了我们看到的开宝马送大件垃圾这一幕。

 

市民带着垃圾到垃圾回收站

我们在垃圾收集中心转了一圈,这里有若干个收集箱,里面装着不同的废品,有专门装电冰箱的,专门装洗衣机的,专门装易拉罐的,专门装木制品的,等等。这些都是业主专门送过来的。这场景,如果不是亲眼看到,不会相信;亲眼看到了,一时也难以理解。真是国情大不同啊,在国内,这些东西在家门口就被收走了,哪还用专门送。丹麦怎么就没人做这样的生意呢?没弄明白。

 

丹麦是世界上最早对垃圾处理立法的国家,创造了“从垃圾到能源”的童话。丹麦的垃圾处理环环相扣,已经形成完善的体系。国家层面,在1986年就制定实施了城市生活垃圾处理收费法令,规定在收费上分类垃圾收费低,混合垃圾收费高。市级政府严格执法,对垃圾处理进行规范化管理。民众从小事做起,做好垃圾分类。垃圾处理,分类永远是第一步,是基础和前提。我们和人家的差距,在第一步上就大大拉开了。

 

资料显示,在丹麦,民众在家里要把垃圾分为25个种类,如纸张、玻璃、电池、塑料、金属、化学品、电子产品、园林垃圾、大件垃圾、厨余垃圾等等。这分类,细得我有点不敢相信。

 

还有更细的细节:如果用塑料袋装垃圾送到回收站,要把塑料袋单拎出来,投到塑料袋回收区。这细节,在国内不能想象。

 

还有更不能想象的。垃圾收集中心的工作人员带我们参观了新建的垃圾地下运送系统。他们认为,垃圾在地上运送影响环境,效率也不高,所以花1.2亿丹麦克朗(约合1.2亿人民币)修建了一条地下管道运送垃圾。管道源头在欧登塞的闹市区,那里人多,垃圾也多。管道粗30厘米,从闹市区直接通到垃圾站。在用废旧砖头砌成的垃圾站里,我们看到两种颜色的管道,一个绿色,另一个灰白色,是分别运送不同垃圾的。管道系统正在建设,还没有投入运营。“这是丹麦第一条垃圾地下运送系统”,工作人员说,表情和眼神中透出自豪感。

 

垃圾经过城市收集管道,最后在这个地方汇总,并自动实现分类


晚上回到酒店,客房卫生间里挂了一个标牌,上面写着:GO GREEN!。我专门用手机把这个标牌拍了下来,颇多感慨。

 

二、医院污水处理的“秘密”

 

知道人家重视环境保护,没想到重视到如此程度。

 

格兰富一体化生物膜污水处理厂是专门为赫勒福医院配套,建在离医院几百米的位置,有两个大的生物处理罐,一个大房间里安装了一整套污水处理设备。这是丹麦第一家、全欧洲第一家、在全世界也是第一家试点全面处理医院污水的污水处理厂。

 

医院的废水处理系统

医院污水里含有有害药物、有害病原体和抗生素耐药菌等复杂混合物。常规的污水处理方法无法清除这些物质,它们对公共卫生、环境和日常工作中接触这些污水的人员构成威胁。另外很难锁定医院的哪些水流中含有大量的药物。药物遍及医院各个部门,患者使用医院不同位置的卫生间,且医院的科室时有迁移。因此,赫勒福医院所有污水都在这个污水处理厂进行处理。

 

这个污水处理厂拥有最先进的装备,配备有膜生物反应器、活性炭和臭氧技术等。处理中形成的气体使用光化电离、紫外线和催化剂进行处理,清除病原体和恶臭气体,然后再排放。处理后形成的生物污泥在原地进行脱水和干燥,随后装入大袋中,直接运往焚化厂焚烧,以确保有害药物、有害病原体或抗生素耐药菌不会排放到环境中。医院污水全面处理后,可以达到类似于饮用水的水平。

 

项目总体预算为570万欧元,丹麦业务创新基金向该项目拨款110万欧元,丹麦首都圈地区、哥本哈根自治市、赫勒福市政当局等合作方都提供了财政支持。项目所有人——丹麦格兰富公司,这家全球主要的供水与污水系统供应商,致力于小型和中型污水处理厂的创新技术发展。

 

医院污水全面处理后形成的优质水,可作为医院内冷却水和锅炉用水,或者作为再生加工用水。这个处理厂的终极目标是直接向附近溪流排放处理过的水,实现这一目标会带来具有吸引力的投资回报,因为这会大大降低向公共下水道和处理机构的排放,节省大量的费用。

 

这个污水处理厂现在还处于测试阶段。在处理车间,我们看到处理后的水清澈透亮,源源排出。“现在是排到公共下水管道,测试结束后将直接排到附近的溪流中,2017年就能实现。”

 

三、居民用水每吨贵至50元

 

丹麦居民用水有多贵?答案是每吨大约7欧元,折合人民币每吨大约50元左右。这个答案在采访中两次得到证实,一次是在丹麦环境与食品部、一次是在丹麦第二大城市奥胡斯市水务公司。地区之间水价有些差异,但大致是这个水平。

 

听后的感觉是太贵了!相比较,国内水价太便宜了!在北京,每吨水价5元多钱,也就人家的十分之一。北京和丹麦相比,经济发展水平有差异,居民收入水平有差异,但差异没有这么大。在丹麦,我们逛了几个超市,副食品价格没贵多少。水价这么贵,很显然,是别的重要因素在起作用。

 

丹麦水价是完全覆盖成本的,不仅如此,还要加税。在丹麦环境与食品部,我们看到一张水价构成图:污水处理占51.9%,供水占17.6%,政府收的增值税占20%,还有10.5%的其他收费。天哪,政府太不仗义了,居民用水还要交税?国内情况正好相反,我们是政府给了很多补贴,所以水价才这么低。

 

高水价的作用是让居民出于经济考量,格外注意节约用水,用水就是用钱呀。丹麦水价在全世界也算高的,人均用水量据说在全世界是最低的。资料显示,丹麦每人每年平均用水量在100吨之内,我一度怀疑这个数据是否准确。

 

为什么“逼”着居民节约用水呢?因为丹麦居民喝的都是地下水。他们认为,地下水是天然干净的,没有污染的,是宝贵的资源,一定得省着用。他们不喝地表水,认为地表水是受过污染的,不干净的。听了这些话,觉得毛骨悚然,在国内我们喝的几乎都是地表水。南水北调,千里迢迢,到了北京算是上等好水。我们似乎一直喝地表水,密云水库的水、官厅水库的水,颐和园昆明湖的一部分水标明是“饮用水”。

 

在奥胡斯市的一家水厂,水务公司负责人说,他们非常重视水源地的保护,非常担心农药可能对地下水带来污染。在丹麦,农药使用是受到严格管控的,哪些农药可以用,可以用到什么程度都有非常严格的规定,而且有具体的跟踪措施。一旦发现违规者就会重罚。

 

丹麦奥胡斯的一个自来水厂内部,整个水厂平时全自动运行,远程监控,见不到一个工人。

这位负责人带我们参观了水厂。水从地下抽上来,经过几个大罐的过滤,就输送到千家万户了。处理很简单,没有什么复杂高科技处理,基本就是天然纯净水。

 

地下水从哪里来?我们离开水厂,走进旁边的森林。走了几百米远,在树林深处,看到一个小木屋。把耳朵贴近,能听见哗哗的出水声。“这个抽水井原计划用几十年,现在抽水量没有预想的多,看样子可以永远用下去。”这位负责人说。

 

奥胡斯的某一口取水井,就在森林深处,周围一定范围内的农田都不允许使用农药。

丹麦的水务公司都是政府100%控股的,不以营利为目的。公司运转需要的钱全部来自水费,需要多少钱就收多少水费。水的定价很敏感,要经过商务部的审核,不能随便涨价,更不会任性涨价。

 

“涨水价要开听证会吗?”我们问。

 

“不用,没开过,公众信任政府。”对方答。

 

我们又吃惊不小。

 

(本文编辑朱蕊 题图:丹麦环保社区掠影。 新华社  文中图片由作者提供  图片编辑:项建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