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使说丨莫伦贝克的暴恐种子何以滋长

2019/9/13 1:10:42

大使说丨莫伦贝克的暴恐种子何以滋长

随着调查不断深入,震惊世界的巴黎和布鲁塞尔恐怖袭击事件的施暴者逐渐浮出水面。迄今为止,已发现10名巴黎袭击者中有5名是比利时国籍的布鲁塞尔人,而参与布鲁塞尔恐怖袭击的俩兄弟和“炸弹专家”也都是土成土长的布鲁塞尔人。


上世纪60年代,由于廉价劳动力的匮乏,比利时放松了移民政策,大量摩洛哥人以及其他穆斯林涌入比利时。他们大多集中在由莫伦贝克、斯哈尔贝克和拉肯三个区构成的拱卫布鲁塞尔的“新月地带”。


半个世纪已经过去,经过几代人繁衍,现在穆斯林人口已占布鲁塞尔四分之一,但是他们依然游离于比利时主流社会之外。在比利时他们是摩洛哥人,在摩洛哥他们是比利时人。身份认同的尴尬如影随行一直纠结着他们,成为一道无法逾越的障碍,为恐怖主义泛滥提供了经济、社会和思想的土壤。


世界金融危机之后,比利时经济情况不佳,首当其冲的是穆斯林,“新月地带”成为了整个布鲁塞尔失业率最高的地方,约一半年轻穆斯林没有工作。


尽管同为比利时公民,但是二代、三代穆斯林处处感受到主流社会在教育、就业、职业升迁等方面的被排斥和被歧视。他们的肤色、种族以及服饰,决定了他们不可能像比利时原居民一样享有同等待遇。穆斯林受教育程度远低于比利时本土居民,受过高等教育的极少,多数拥有中学或中学以下学历;大多从事较为低端、艰苦、收入较低的行业;主要居住在“新月地带”的“贫民窟”里。正因为如此,不少二代、三代穆斯林对主流社会存在着排斥与反叛情绪。


在大量穆斯林移居比利时的同时,一些海湾国家加紧在比利时同步布局进行宗教渗透。他们投入巨额资金,修建伊斯兰文化中心和清真寺,输入大量伊斯兰神职人员,对新移民特别是年轻的穆斯林进行洗脑,向他们灌输瓦哈比和萨拉菲等教派的极端主义思潮,促使当地年轻穆斯林日益激进和狂热,为培养更多的暴恐分子提供了思想基础。


年轻穆斯林对主流社会的不满和反叛,与极端穆斯林思想一拍即合。从极端穆斯林教义中,一些激进的年轻穆斯林获得了精神慰藉和归宿,走上了反西方的“圣战”不归路,也为IS招募暴恐分子提供了源源不断的来源。而不少暴恐分子经过IS暴恐战争“洗礼”之后又重返布鲁塞尔,吸收更多的失意、堕落或犯有前科的年轻穆斯林加入恐怖主义行列。


可见,恐怖主义在布鲁塞尔崛起不是偶然的,是半个世纪以来,比利时当局未能把外来穆斯林移民融入整个社会,对极端穆斯林思潮蔓延采取放任自流政策的结果。这也足以解释为什么比利时是IS外国作战人员中所占人均比例最高的国家,为什么一半比利时暴恐分子都是土生土长的比利时人。


暴恐事件的脚步不会就此打住。布鲁塞尔并非孤案,类似情况在西欧其他城市也都存在,大量恐怖小团体环环相扣已形成一个庞大的恐怖组织网络,德国担心会成为下一个暴恐目标。而欧洲要铲除恐怖主义,必须标本兼治,综合施策,协同作战,非如此无其他出路。
    
(题图来源:东方IC  作者系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研究员、前驻外大使。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