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如何帮网友找回70年前上海的旧模样

2019/9/20 21:37:30

我如何帮网友找回70年前上海的旧模样

你可知道,张爱玲小说里写到过的“来喜饭店”,在许多地图版本上都找不到了,如今是锦沧文华酒店所在地;上海图书馆的地方原来是家奶牛场,住在对过的蒋经国每天早晨都会穿过马路来买牛奶……

 

【神奇的宝书】

 

我每年都会去上海书展轧闹猛,去年书展上,得到一本“宝书”,就是寻觅已久的《老上海百业指南》。

 

什么是“百业指南”呢?这是一本绘制于上世纪40年代抗战后的地图集,清楚标注了上海市区各条道路上的商铺、住宅的门牌、名字。1947年出版,那时叫《上海市行号路图册》。2004年,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刊印了这部老书,名为《老上海百业指南》。

 

在今天看来,它就像一只被封在琥珀里的小虫,让今天的我们看到了70年前的上海。小时候住的弄堂,弄堂里某号以前住着一位律师或医师;弄堂口的老虎灶原来解放前就有了,上过的小学原来还有另一个名字;现在工作的这栋商务楼,以前这里竟然是一间寺庙……

 

我把“百业指南”晒上了微博,义务为大家查询所需的地址,微博发出后一会儿就吸引了一大波评论。愚园路608弄、云南中路7号、淮海中路814弄、愚园路岐山村、虹口区高阳路651弄、武定西路1287号、八仙桥黄金荣公馆……地址五花八门。于是每天晚上又多了一项任务。

 

拿着放大镜寻找的过程中,我也学到很多。比如解放前,原卢湾区蒙自东路是叫张家浜路、原南市区柳市路是叫留云寺路……还可以发现,静安公园、淮海公园以前是墓地,如今市区许多高大上地段分布着一个个殡仪馆……

 

【张爱玲去过的餐馆】

 

“南京西路上,来喜饭店。现在的恒隆广场对面。谢谢!”

 

这位网友的留言,让我很感兴趣。来喜饭店,并不是什么很出名的老字号,店面也不大。但是因为张爱玲信手拈来放进了小说《色·戒》里,让这家小饭馆在茫茫史海中留下了一笔。

 

这是《色·戒》的一段:

 

“易先生请客请客!太太代表不算。”

 

“太太归太太的,说好了明天请。”

 

“晓得易先生是忙人,你说哪天有空吧,过了明天哪天都好。”

 

“请客请各!请吃来喜饭店。”

 

“来喜饭店就是吃个拼盆。”

 

“嗳,德国菜有什么好吃的?就是个冷盆。还是湖南菜,换换口味。”

 

“还是蜀腴——昨天马太太没去。”

 

“我说还是九如,好久没去了。”

 

从小说里看,来喜是家德国菜馆,招牌菜是拼盆。想来,经常在南京西路出没的张爱玲肯定是来品尝过的。

 

我从“宝书”上找到静安寺路1267号的来喜饭店,如今这里早就拆了,建起了锦沧文华酒店。这位网友后来在回复中道出了这家店的来由:“我查了好多网页都只有沧州饭店而没有来喜饭店。原店主德国人回国后,一直由我奶奶家继续经营几十年,直到八十年代关闭。”

 

来喜的味道怎么样?我好奇心爆发,找到民国美食家唐鲁孙的一段笔记:

 

“静安寺路爱俪园首右,有两家德国饭店,一家叫大来,一家叫来喜,都是以卖丹麦原桶啤酒,德国黑啤酒出名的。在上海喝黑啤酒,差不多全是到来喜大来两家去。来喜掌柜的是个肥佬。大来是个肥婆。客人一进门,他们最欢迎客人跟他赌骰子,骰子是羊皮做的,有山核桃大小,赌法很简单,两只骰子,各掷一把,比点大小。客人赢了,白喝一大杯黑啤酒,客人输了。喝酒给钱。所以这两家饭店经常是座上客常满,樽中酒不空。这两家都以盐水猪脚出名,人家猪脚白硕莹澈,收拾得一点毛根都没有,用来配黑啤酒,确实有风味……”

 

看完这段记录再翻地图,果然来喜饭店隔了两个铺面就是1257号大来饭店,想必当年德国肥佬和肥婆的竞争还挺激烈的,赌骰子也是他们的一种营销方式吧!

 

【爷爷开的五金店】

 

一本几百页的地图册,记录了上海数不清的洋房、公寓、弄堂、甚至棚户,每一间里都有着一段记忆,70年变迁,房子拆了,人搬走了,但是一代代的记忆还传承着,一个门牌号就会牵出一个家族的记忆。

 

有网友求查询“北京东路531号”。我找到的是一家叫“永泰祥”的小店,至于卖的是什么也不清楚。

 

网友收到回复后,惊喜地告诉我,“永泰祥”是她爷爷起的名字,卖的是五金器材厨卫装修用品,一楼是店面,二楼三楼住人,还有一间仓库。小时候她就在这条弄堂里长大。和地图上一样,隔壁也是一家木器家。现在老房子已经易主,回忆往昔又让她不胜唏嘘……

 

还有一位来询问太仓路、黄陂南路口,现在新天地的位置。这个路口曾有一家“福和当”典当行是她家的产业,文革后没了。一周后,这位网友告诉我,她也网购了一本“百业地图”,可是找不到“老家”这一页,请我帮忙……哈哈,这位姑娘可能有些“路盲”。

 

我还为一位网友从整册地图的边角处找到了蒲东路929弄,现在的徐汇区飞洲国际的位置。原来,当年买下这块地的是她的爷爷。这位网友的爷爷叫徐秋棠,后来这里改成了秋棠村,家里至今留着地契和解放后土地为国家所有的通文。她非常高兴,因为这么一来,曾经以为丢失的家族记忆又重新连接上了。

 

上海的变化太大,老房子拆得快,新房子造得也快,有的地方前后差距巨大。比如大家都知道淮海中路的上海图书馆,从地图上看以前竟然是奶牛场,而且奶牛场有零售处,可以买到当天挤出的新鲜牛奶。

 

去过那里的朋友可能注意过,图书馆马路对面有条叫“逸村”的弄堂,是优秀保护建筑,以前是蒋经国的住所,据说蒋经国住这里的时候每天早上会来对面买鲜牛奶。

 

但是住奶牛场对面的蒋公子,住这里真的闻不到奶牛粑粑的异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