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米国黑头发的小狗之恋(下)

2019/9/20 23:29:51

米国黑头发的小狗之恋(下)

到了幼稚班第二学期的时候,在狗狗滴滴嘟嘟的饭泡粥里,除了简谢之外,他常常提到一个叫凯伦的小朋友。这名字听起来象是一个欧裔的女孩。我们好奇问他关于凯伦的事情,可是他还是象半年前一样,咕噜咕噜半天也说不出个头绪来,弄得爸爸又要叹息问着菩萨了。万圣节早就过完了,我们再没有机会敲门敲出一个凯伦来交换电话。好在家长会转眼就要来了。

 

开家长会其实是开不出什么来的。老师总是表扬说“你们家狗狗学东西真快。”“可是,”我有点犹豫,我们华人家长总是要挑剔孩子的,“学东西快是快的,可是他事情总也说不清楚,一点逻辑也没有的。譬如他的新朋友凯伦,问了半天也不知道她是怎样的小朋友。”

 

“啊呀!”老师激动起来,她倒不怎么关心狗狗的逻辑问题,却拍了拍我的手说,“我很高兴你提到凯伦的名字,你不知道吧,你儿子爱上她了呀!”

 

“什么?”我吓了一跳。

 

“我给你看你儿子的画。”老师从抽屉里拿出一叠小朋友做的功课来,她挑出一幅狗狗的画,那上面有两个小孩站在一把伞下,天上落着长长的雨丝。如果老师不提醒,我都没注意到伞下的那一个,头上有扫把一样的金色发捎,想必这就是凯伦了。画边上的解释写着“我希望明年妈妈可以带我和凯伦去中国,我们要到那里去学中文。”

 

他想带小朋友去中国学中文我很高兴,只是,他以前画自己和简谢玩的时候,从来都是大晴天的,半只红太阳永远在画纸的左上角散发光芒,怎么一画女孩子,天就下起雨来,莫非他一早就意识到恋爱是折磨人的事么。

 

“凯伦是个很漂亮可爱的女孩子,你儿子眼光很好的。”老师没有注意到太阳变成雨丝了,她还在那里兴奋地讲述,“凯伦也喜欢狗狗的,不过她似乎更爱乔纳生多一点。”

 

噢,怪不的下雨呢,他要用一把伞才能靠近他喜欢的女孩,我心里想。开完家长会回家,我当心着狗狗的情绪,这孩子失恋呢。然而看他照样下了校车就飞跑回家、回到家里照样在沙发上爬上翻下、晚上照样吃得饱睡得香的样子,也不象有甚大碍。那些雨丝,看来已成过眼烟云了。

 

然而有一天狗狗放学回家,一进门就把书包扔地上了。“我恨死简谢了,再不要跟他玩。”他脸色铁青,头都气得仿佛在冒烟。这孩子是怎么了?我把他搂在怀里,耐心听他叙述。他气得不行,讲话更加前言不搭后语了,但是我还是听明白了。

 

原来凯伦第一个上校车,然后开到咖啡人简谢家,接着才轮到我们狗狗。起先狗狗总是坐凯伦边上,但是简谢近来突然也对凯伦发生兴趣,抢先一步坐到她边上了。两人为了小美人翻了脸,兄弟也不做了。

 

乖乖,这到底是一场几角恋爱啊?“好吧,”我摸摸狗狗的头,“你不喜欢简谢,那么就不要跟他玩了。”可是到了周末,狗狗到底熬不过要玩的心思,咖啡人又来了。

 

也不晓得小美人凯伦最终跟了谁,到了夏天学期结束的时候,她不在狗狗的画里出现了。简谢倒是一直还在画里的,有时也轮到我和他爸爸荣幸登场。在画里我跟狗狗在家门口挖地洞找财宝,爸爸则在炉子边上烧烤。

 

到一年级的时候,他们换了老师和同学,狗狗不跟凯伦和简谢一个班了。开学时候问起他,“还喜欢凯伦吗?”“No!!!”一个“不”字拉长了音调叫得屋顶也要震塌了。我摸摸他的头,这样大声的宣言难免使人起疑心。果然,第一个星期结束时放学回家,狗狗又生气了。现在他能把话讲得清楚些了,原来凯伦拿了这个星期全年级的最佳礼貌奖。

 

“你生气是因为你没拿到奖她拿到了是吗?”

 

“No!!!”又是一声长嚎,“谁都可以拿就是她不可以拿!”

 

原来这个孩子是因爱生恨了。“你如果真的喜欢一个人,那么她好你应该为她高兴才对啊。”

 

“为什么?”

 

“因为gentleman就应该是这样的。”

 

一年级里他们也还画画,咖啡人简谢偶尔还出现在他的画里。只是现在的简谢头长得圆润一点了,五官也长在了该长的地方。再过了一阵问起凯伦,他不大声叫了,继续玩手里的游戏。看起来狗狗是真的忘了她了。有时他也提到别的女孩的名字,但是那是轻松或者讨厌的提法,他的画里,除了凯伦和我,暂时没出现过第三个扫把头。

 

有时我们坐在一起看大人电视,一有接吻镜头出现的时候,狗狗就捂了眼,直挺挺地倒在沙发上,“啊呀,好了没有啊好了没有啊”,他不耐烦地叫着,很讨厌这些镜头的样子。

 

“好了好了。”电视上亲热完了,我叫他起来。他有点害羞,又有点如释重负。

 

不晓得什么时候天还会下雨,那是无法避免的,而我总是要在那里守候的。